• 0512-58653988 sales@ynqjtx.com

    行業新聞

    中國製造業有自己的獨特機遇和優勢,“中國製造2025”可期可待

    Post Time:2017/5/31 15:12:33 Views:

    在看到工業4.0時代為中國帶來機遇的同時,我們也應該正視它所給中國帶來威脅。金融危機以後很多西方國家意識到實體經濟對國家實力影響的重要性。許多國家重新重視製造業,把製造業重新引回到自己的國土,而新的技術對傳統製造業是衝擊,傳統製造業未來也會受到新技術的挑戰。

      自《中國製造2025》實施以來,國家製造業創新中心建設、智能製造、工業強基、綠色製造、高端裝備創新等“五大工程”紮實推進。在2016年度15個重大標誌性項目中,已有7個完全落實,4個基本落實。整體看,我國製造業有自己的獨特機遇和優勢,“中國製造2025”可期可待——


    中國製造業有自己的獨特機遇和優勢 “中國製造2025”可期可待

      2015年5月份,國務院發布《中國製造2025》,這是我國實施製造強國戰略第一個十年的行動綱領。兩年過去,距離2025年隻有8年時間了,國內社會各界越來越關注《中國製造2025》的實施情況,國際上近來也出現了多種聲音。那麽,目前各項工作進展情況到底如何?我國究竟能否如期實現目標?記者采訪了相關專家。

      成效初步顯現

      工信部數據顯示,自《中國製造2025》實施以來,國家製造業創新中心建設、智能製造、工業強基、綠色製造、高端裝備創新等“五大工程”紮實推進;在2016年度15個重大標誌性項目中,7個完全落實,4個基本落實,其餘正在推進。47%的大企業搭建了運營協同創新平台,兩化融合(信息化和工業化融合)管理體係貫標企業運營成本平均下降了8.8%,經營利潤平均增長了6.9%。

      工業和信息化部運行監測協調局副局長黃利斌在近日召開的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兩年來,《中國製造2025》政策措施“為穩定工業增長、加快製造業轉型升級發揮了重要作用”,效果初步顯現。

      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許召元看來,《中國製造2025》提出的一係列任務中,有三個最大的亮點。

      “首先是推動國家製造業創新中心建設,這是構建國家製造業創新體係的重要舉措。”許召元表示,繼國家動力電池創新中心成立後,目前國家增材製造創新中心進入創建階段,北京、江蘇等省(市)建設了19家省級製造業創新中心。形成開放性的平台,能夠為更多企業提供服務,也有利於解決我國長期以來產學研聯動的問題。還有就是推進製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和優化製造業發展環境。工業互聯網領域必須要搶先發展才有話語權,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對其他行業都有很好的引導作用。

      賽迪智庫規劃研究所所長喬標表示,《中國製造2025》的發布實施,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得到了各地政府的高度重視。在這些成績中有兩點最為突出。一方麵,全社會重視實體經濟,重視製造業的良好局麵正在形成。國家層麵先後出台了11個重點領域的實施方案或行動計劃,絕大多數省(區、市)成立了製造強省(區、市)建設領導小組,製定了實施方案或行動綱要,啟動了一批重大工程和專項。這些措施有力地促進了製造業投資,對製造業企穩向好起到了積極作用。今年一季度,高技術產業和裝備製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13.4%和12.0%,增速分別比規模以上工業快6.6和5.2個百分點。

      另一方麵,一批重大創新成果不斷湧現,“中國製造”的國際競爭力明顯增強。比如,高精度數控齒輪磨床、多軸精密重型機床、數控衝壓生產線等產品躋身於世界先進行列;ARJ21-700新型渦扇支線客機投入商業運營,C919大型客機實現首飛,全球首顆量子衛星發射成功;自主研製的“海鬥”號無人潛水器使我國成為繼日本、美國之後第三個擁有研製萬米級無人潛水器能力的國家,等等。

      主攻智能製造

      兩年來,“中國製造2025”實施取得了初步成效,但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製造業大而不強的特征還很明顯,尤其是在工業基礎、自主創新、綠色發展等方麵還有較大差距。

      許召元表示,我國製造業的首要短板是普遍盈利能力偏低,影響了創新升級的能力。企業的創新能力,並不是隻需要一個成熟的智能化製造方案,還需要將企業的創新能力嵌入到智能製造當中去。

      “以工業基礎為例,基礎不牢依然是製造強國建設的重要短板。”喬標介紹說,一方麵,核心零部件、基礎原材料、控製係統等主要依賴進口,“中國製造”遭遇“鎖喉痛”。大量使用國外核心零部件和控製係統,不僅價格高,設施安全穩定運行的控製權也基本掌握在他人手中。另一方麵,基礎產品可靠性、穩定性和使用壽命不高,“中國製造”出現“軟骨病”。

      喬標說,總體來看,這些短板領域,往往也是市場失靈的領域,需要發揮好政府的引導和扶持作用,多措並舉、綜合施策。發揮中央政府的統籌作用,強化頂層設計和製度安排,發揮地方政府的樞紐作用,抓好強基項目落地和企業培育。同時,還要發揮骨幹企業的引領作用、行業協會的橋梁作用和科研機構的支撐作用。

      此外,從國際上來看,近年來為推動製造業發展,不少國家推出了新的計劃。“工業4.0”是德國推出的概念,美國推出“工業互聯網”,我國推出“中國製造2025”,這三者本質內容是一致的,都指向一個核心,就是智能製造。

      許召元表示,智能製造是《中國製造2025》最核心最重要的發展方向,也是我國轉型升級最重要的部分。我國製造業總體處於中低端,但是也有一些企業具有相當的競爭實力,目前很多行業都已經出現了一些比較好的智能製造案例。如三一重工的“18號廠房”的“柔性生產線”,不僅可以同時生產多種產品,還可以保證最快一小時下線一台泵車。

      “智能製造是全球製造業發展的大趨勢,也是製造強國建設的主攻方向。”喬標表示,近兩年來,我國不斷完善頂層設計、標準體係建設和開展試點示範,成效較為明顯。智能家電、智能移動終端、智能機器人等產業快速發展,協同研發製造在航空、汽車等行業開始興起,大規模個性化定製在家具、服裝等行業快速推廣。

      他說,下一步,我們還要圍繞智能製造工程,重點在兩個方麵下功夫:一是聚焦感知、控製、決策、執行等核心關鍵環節,突破高檔數控機床與工業機器人、增材製造裝備、智能傳感與控製裝備、智能檢測與裝配裝備和智能物流與倉儲裝備等關鍵短板裝備;另一方麵,需要加快培育離散型智能製造、流程型智能製造、網絡協同製造、大規模個性化定製和遠程運維服務等智能製造新模式,推動傳統製造業煥發新的活力。

      堅定走自己的發展道路

      最近一段時間,德國的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中國歐盟商會、美國商會等一些國際組織紛紛發表了針對《中國製造2025》的研究報告。

      喬標表示,這些輿論導向從最初的關注、肯定,逐步演變為誤讀、曲解甚至是各種指責、批判。對這些報告進行全麵梳理和分析發現,這些觀點可以概括為“三個質疑、一個肯定”:質疑過度發揮政府作用,與市場化改革背道而馳;質疑過分強調自主可控,很大程度上是進口替代;質疑過度扶持本土企業,對外資企業帶來壓力。同時,肯定了《中國製造2025》的新理念新思路,並指出將為外資帶來巨大商機。

      喬標認為,上述質疑的觀點有誤讀誤解,也有主觀臆斷、故意曲解。表麵上看,這是對我國製造業發展戰略的關注,實質上是利用國際話語霸權,對我國製造業發展施加壓力,甚至挑起外資企業的不滿情緒,降低我國製造業發展環境的吸引力。進一步分析可知,歐美國家對《中國製造2025》的質疑,主要就是擔心我國高端製造業的崛起,會搶占國際市場。如果按照發達國家設計的道路走下去,我國將永遠被鎖定在全球產業價值鏈的中低端。對此,我國一定要保持清醒的認識,堅定走自己的發展道路。

      許召元表示,從目前的趨勢和製造業的整體表現來看,要實現《中國製造2025》的目標還是非常樂觀的。我國製造業有自己的獨特機遇和優勢,中國製造規模大,像移動支付、共享單車、網約車這些互聯網相關的領域,發展非常快,創新能力很強。加上中國政府的組織和支持力量大,近幾年從政府到企業發展的心態也有比較好的轉變,企業可以有更好的心態來安心經營,回歸實業,有利於企業核心能力的積累和培育。這些對於實現目標是很重要的支撐和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