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12-58653988 sales@ynqjtx.com

    行業新聞

    一帶一路成績單:三年與沿線國家貿易額20萬億

    Post Time:2017/5/31 15:11:58 Views: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三年多來的成績單終於公布:從促進傳統雙邊貿易暢通,到重大建設項目投資,到在境外建設經貿合作區,再到自貿園區落地,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重大合作倡議以來,中國通過多種渠道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達到了約20萬億元人民幣的貿易總額。

        中國商務部副部長錢克明10日在推進貿易暢通、深化“一帶一路”經貿合作情況發布會上表示,“一帶一路”倡議雖然機遇和挑戰並存,但未來有著巨大的發展潛力。他對現場記者表示,“一帶一路”不是個人倡議,或者是中國一家在幹的事情,而是“共商、共建、共享”,是大家共同推進的一個方案,“本身這個倡議的生命力在於包含了‘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對未來發展的一種期待,喚醒了他們對發展的追求和希望,而不在於是誰提出或者今後有什麽任期的概念。”

        數位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企業海外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企業在過去幾年中從“一帶一路”中獲益頗豐,並認為隨著政策的不斷完善,長期而言,這一倡議會對企業帶來重大商機。

        第一財經記者10日在發改委新聞發布會上獲悉,“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即將於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舉行,習近平將出席論壇開幕式,並主持領導人圓桌峰會。論壇主題是“加強國際合作,共建‘一帶一路’,實現共贏發展”。

        “一帶一路”經貿商機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舉行前夕,與“一帶一路”有關的好消息近期也撲麵而來。10日公布的官方統計顯示,中國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雙邊經貿與投資數據都十分搶眼。

        “現在,中國製造、中國建設、中國服務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歡迎,相關國家更多的產品、服務、技術、資本正源源不斷地進入中國。”錢克明說。

        2014~2016年,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直接投資超過500億美元;在“一帶一路”相關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合同額3049億美元。同時,進一步放寬外資準入領域,營造高標準的國際營商環境,吸引“一帶一路”相關國家來華投資。

        在重大項目建設方麵,一批重大項目陸續落地:中老鐵路、巴基斯坦喀喇昆侖公路二期、卡拉奇高速公路已經開工,中俄、中哈、中緬等油氣管道項目的建設或運營都在有序推進。

        在境外經貿合作區建設方麵,中國企業先後在20個“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建設了56個境外經貿合作區,目前累計投資超過185億美元,為東道國創造了超過11億美元的稅收和18萬個就業崗位。中國—白俄羅斯工業園已建成,埃及蘇伊士經貿合作區、泰中羅勇工業園、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等園區建設進展順利。

        自由貿易區建設方麵,中國已與東盟、新加坡、巴基斯坦等“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和地區簽署了自貿協定,與東盟的自貿區升級議定書於去年7月開始實施,與格魯吉亞的自貿協定也即將簽署。目前,正積極推動區域全麵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以及與以色列、馬爾代夫、斯裏蘭卡、海合會等的自貿區談判。

        錢克明介紹,一個不可忽視的事實是,“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很多發展水平比較低,一方麵,這個地區大部分國家參與經濟全球化的程度還不深,參與全球分工的水平還不高,經濟發展總體規模還不大,所以相互之間的貿易水平還不高。另一方麵,我們也采取很多措施,包括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這是促進貿易和促進相互投資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手段,道路相通了、基礎設施相通了、標準相通了,今後貿易會越來越多。另外,通過雙邊的經貿聯委會,通過雙邊的自貿區談判,舉辦國家級的大型博覽會,促進雙邊貿易。

        “我們分析,這一區域內的國家很多資源要素稟賦是互補的,今後相互之間的投資和貿易潛力非常大。我相信,未來隨著這個地區經濟的快速增長、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標準的對接和發展規劃的銜接,未來的貿易會快速增長,我對此抱有堅定信心。”錢克明說。

        在經貿合作區的建設方麵,商務部合作司負責人張幸福尤其介紹稱,埃及蘇伊士經貿合作區目前累計投資7.8億美元,生產總值超過6億美元。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目前已經成為柬埔寨重要的紡織產品的生產基地,對西哈努克省的經濟貢獻率超過了50%,解決了當地就業1.7萬人,並為東道國捐助資金超過1000萬美元。而且,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的建設單位紅豆集團在西哈努克省搞了一個百人培訓計劃。

        “我們在匈牙利有兩個園區,一個是寶思德經貿合作區,還有一個是商貿物流經貿合作區,寶思德經貿合作區是由煙台萬華建設的,直接運用了中國經濟技術開發區的發展模式,成為借鑒中國發展經驗的一個典型案例。”張幸福說。

        “一帶一路”不同於自貿區

        無論是體量還是經濟總量,抑或覆蓋麵積,“一帶一路”都讓人聯想起近年輿論熱炒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或是TTIP(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議)等區域自貿協定。

        但錢克明強調,雖然自貿區作為重要內容被納入,但“一帶一路”跟自貿區不是一個概念,今後“一帶一路”建設也不會變成一個自貿區。“一帶一路”是一個重大合作倡議,包括五個方麵內容,也就是常說的“五通”,即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是個綜合的概念。自貿區主要著重在貿易和投資,而“一帶一路”倡議的範圍更廣,不僅僅是經濟層麵的,還有人文交流等方麵。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國強近期分析稱,近幾年,一個新趨勢產生了,即超大型的區域合作安排開始出現。比較典型的有TPP、TTIP,中方極力推動的亞太自貿區,以及正在洽談中的RCEP。無論是從覆蓋的人口數、GDP占全球貿易的比重,還是從覆蓋疆域麵積的角度看,“一帶一路”毫無疑問都是一個超大型的區域貿易安排。

        在隆國強看來,“一帶一路”首先是一個規模巨大的區域合作發展倡議;第二,“一帶一路”主張開放的地區主義,而當前絕大部分的區域合作項目都是一種封閉的自由貿易安排,即成員國之間通過談判達成由成員之間共享的成果;第三,“一帶一路”倡議的目標宏大、內容豐富,覆蓋超過了以往幾乎所有的自貿安排。

        張幸福對第一財經記者稱,“一帶一路”倡議本身是開放的、包容的。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相關國家開展投資合作業務,要嚴格按照東道國的業主要求,並遵循國際慣例,積極參與項目的招投標,與國際同行企業在同一個平台上開展競爭與合作。中國企業實施的投資合作項目,帶動了當地經濟社會的發展,創造了大量的就業和稅收。

        “據我們統計,2016年中國境外企業銷售額達到1.5萬億美元,向所在國繳納的稅費達到400億美元,雇用外方員工超過150萬人。”他說。

        張幸福說,中國企業和第三國企業開展合作,在“一帶一路”相關國家承攬項目的案例也很多,像阿聯酋迪拜的Hassyan燃煤清潔電站項目,是由絲路基金聯合中東地區銀行和國際銀行組成的銀團出資,由中國企業和美國通用電氣共同總承包的。中國企業在越南建設的境外經貿合作區,不光是吸納中國企業入駐園區,“據我了解,有十多家外國企業入駐,包括日本、韓國、新加坡、澳大利亞、馬來西亞,也有越南自己的企業入駐。我們這兒還有個越南項目的例子,中國南方電網、中國電力國際公司與越南煤電力公司共同出資建設了越南永興火電站的一期項目,這些都是我們和其他國家共同合作。”

        這種開放性也體現在了統計本身。錢克明稱,我們泛泛地說“一帶一路”包括某幾個方向,比如沿海的方向、內陸的方向,沒有具體劃定哪些國家在裏麵,哪些國家不在裏麵。我們總體原則是,隻要自願參加的,我們都歡迎,大家共商共建共享,不具有排他性。所以,我們說這個統計概念是個泛泛大數。“這是大數概念,包括對外投資超過500億美元、承包工程3000億美元,都是個大的概念,沒有精確地說哪個國家在裏麵,哪個國家沒在裏麵。”他說。